敢叫出声来是一个女人基本的成熟

日期:2020-07-07 14:58:3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72
标题有点多元,别想歪了。艾小羊有篇文章说的是,女孩子行走江湖,注定要多经风雨,所以品性里最好自带锋芒,这样才可能披荆斩棘,有个更顺畅的人生。比如浪一点,比如野一点。听上去有点麻辣新潮,玩世不恭,其实不

敢叫出声来是一个女人基本的成熟(图1)

标题有点多元,别想歪了。

艾小羊有篇文章说的是,女孩子行走江湖,注定要多经风雨,所以品性里最好自带锋芒,这样才可能披荆斩棘,有个更顺畅的人生。

比如浪一点,比如野一点。

听上去有点麻辣新潮,玩世不恭,其实不然,文中道理阐述的比较中肯。

她说,女孩子的野,是保持本真的鲁莽和任性;她们不以女性”的身份压榨和束缚自己,敢反抗权威,敢吼敢叫敢说脏话。”

并有实例来佐证,说的是有一个性瘾患者,骚扰过很多女性,特别喜欢对乖巧文静的女生下手。有一次在电梯里,他遇到了独身一人的文静女孩,禁不住色心萌动。

你脸上有个饭粒。”他边说边伸手去摸女孩的脸,身体顺势紧靠过去。没想到女孩子一扭头,大声骂了一句滚的”

他被突如其来的怒吼吓得石化,再无动作。

为什么一个经常骚扰女性的坏男人,这么容易就破功了?因为他遇到了太多不敢说话的女孩。在他的以往经历里,女孩子一般都吓懵了,即使反抗也是咬紧牙关。

而这个看似文静的女孩,却霸气十足的一声大吼,如同一把劈开黑暗、凛冽正义的光明之剑,让企图性侵者瞬间萎顿。

而在现实生活中,那些文静少语的女生,很少能在第一直觉驱动下,野蛮”地吼上这么一句,所以她说,女孩子野”一点是难能可贵的品质。

不得不说,这样的事实既有道理又让人鼓舞。

就在4月5日,三联生活周刊发了一篇刷屏的文章:《北京大学李悠悠实名揭发长江学者沈阳教授》

文中李悠悠是受害女主高岩的大学同学兼闺蜜。她在闺蜜去世多年后,终于鼓足了勇气实名举报了当年性侵高岩的教授沈某,最终让沈某晚节不保。

可惜高岩只能在九泉之下欣慰,永远无法在人间洗刷耻辱。

传闻高岩生前待人宽厚,很少说别人是非,她也曾对母亲说过不喜欢这个沈老师,但母亲并没有进一步深入探查,而是劝她要尊师重道。

即使事件在多年后被掀开,遗书里提到了自己所受的,却依然没有实名认证罪徒,给罪犯定性也就少了最终依据。因为她惯于隐忍,从不敢声张,习惯对别人留有余地,所有的委屈只敢放在心里。

这样的案例和前段时间,因被语文老师性侵选择自杀的,26岁台湾美女作家林奕晗的经历如出一辙。

同样是在花季年华遭遇黑手,同样是羞愤难当却不敢发声。任自己孤独的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兵荒马乱,最终避不开万丈悬崖。

如果在事发当时,她们能勇敢地大声喊叫出来,在事发之后,能坚强地站出来面对,或许就不用付出生命的代价。

知乎上有个网友的经历则比较让人痛快。

她说在学车时被教练摸腿,当时她心里也是又羞又愤,却当即大声叫教练停车,也顾不得是在荒郊野岭,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逃离。

后来那个教练看出她是真生气,就打哈哈说是逗她玩儿呢,这之后他就没敢有进一步的举动。回家后她仍咽不下这口气,又不敢和男朋友说,怕他会去找教练打架。

从此之后,她的心理阴影就解除了,接着生长阴影的或许是那个自作孽的教练了。

不得不说她的做法很让人痛快淋漓,也说明想让内心不生长阴影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让骚扰者得到惩罚。

少年成名的才女蒋方舟,在《奇葩大会》上说自己是讨好型人格。

其实讨好型人格在中国姑娘里占有很例。讨好型人格,也是遇到坏事情不敢大声喊出来的软弱土壤。

尤其被羞涩包围的花季少女,大多不具备应对贞节危机的能力,倍感羞耻后的隐忍,是很多女孩们的共同选择。

女孩子年轻的时候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小秘密,这些秘密里并不全是粉红色的回忆,还有可能是难堪与无法启齿。

那份软弱在曾经不敢叫出声来,后来也只好压在心底。

我有个同事,她一直不喜欢司机,尤其那种专职货车司机。每次看到或听到类似从业者都会颇有微词。

我以为她对这个职业有偏见,就少不了说些职业无贵贱之类冠冕堂皇的话。

后来混熟了,渐渐无话不说。有一天,她突然和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货车司机吗?跟我讲了她的经历,嗯,所有的偏见都有它的原因。

原来在她16岁的时候,暑假去一个超市打工,干些零零散散的活计。有一次,有个来送货的司机,见她自己在那干活,就装作好心地说帮她干,她说着不用不用,仍在那低头忙乎。

忽然她感觉自己的被触碰了一下,当时的境况一般女孩子穿不上很好的胸衣,小荷初露总少不了些痕迹。她内心一惊,脸一下子绯红,因为只是瞬间的事,之后的平静让她有点错觉,怀疑刚刚自己是不是想多了?就装作不知道仍低头干活。

那咸猪手又来了一下触碰,这下她是真真切切感觉到自己被侵犯了,她觉得十分愤怒又万分羞愧。就在羞愤难当之下,她根本没有勇气抬头怒视司机的目光,更是发不出一声怒吼。

她咬牙沉默着,怒气让她异常憋屈,却又不知所措,只好急促跑走了。甚至都没看清那司机的面目,之后躲到杂货间里再不敢出来。

明明是坏人在作恶,她却又羞又怕像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一样不敢声张。后来过了半晌,有人到处找她,她才敢出来。司机早就不知所踪,已经走了多时。

别人见她神色慌张,问她怎么回事,她欲言又止,却一个字也说不出。不是不想说,而是又羞又怕,那种复杂的感受竟让人难以张口。

后来怕再遇见那个男人,她干脆辞了工。这件事的阴影却一直潜伏在心底,让她讨厌司机,害怕那些货车的主人。

听到她的描述,我竟感同身受,这让我想起自己的一次遭遇。

那时我在一个离家不远的工厂打短工,同事大都是相熟的乡邻,还有一个我按辈分应该叫叔的中年人。

大家因为彼此熟识,平时相处的都很开心,互相开玩笑已是常态。有一次,工作室里只有我和那个叫叔的男人在一起,我正蹲在地上挑拣材料,他在一边西拉东扯开着玩笑。忽然我觉得后背有腿贴上来,有物顶身。

我当时心头一惊,十分害怕,本能地躲闪到一边,因为刚刚都在说着玩笑话,所以气氛也不好一下僵硬住。我急中生智,软中带硬地说,你是我的长辈,可不能胡乱开玩笑,不然以后在路上遇见你,我都不会再管你叫叔了。

我脸上努力保持着自然的表情,也没有看他,他似乎有所警醒,也迅速恢复了常态,讪讪地打着哈哈,一会便走了。我惊恐的心一下虚弱下来,不自觉竟出了一身细汗。

从此后我对他多了防范,在心里把他列为了高危风险,尽量减少与他独处的机会,后来倒也相安无事。

那一年我17岁,却对此记忆犹新。别低估了少女对此类事件的敏感与记忆,可能会终生难忘。后来作为成年人再遇见他,仍是满心的鄙视,基本都是敬而远之绕道而行了。

当时,因为对方是熟识的人,所以我尚能保持机智,如果是陌生人的突然袭击,那么我可能也会与那个吓傻了的朋友一样,只顾找个地缝躲起来吧。

毕竟从小到大,我们听到的关于性的启蒙与教育实在是太少了,几乎就是一无所知,自然也没有应对危机的能力。

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青春的流逝,此类骚扰事件遇到的便少了。但是通过我与朋友的经历可知,每个青春少女都会有被骚扰的时期,能平安度过已是阿弥陀福。

我们绝不是个案,只是太多的隐晦都被锁在了心底,轻易不愿想起,也绝对不会忘记。

与那个朋友一样,这样的往事,我们都没有对父母说过。不敢说不想说的背后是对倾诉后的预知,或许父母除了会沉默,会环顾左右而言他,就是规劝自己要检点了,甚至也许是装作没有听懂。

所以,女孩子在遇到羞辱时不敢大声喊出来,与素日里接受的教育息息相关。敢于呼喊的背后是父母平日的开明,是潜移默化的支持与教化,只有明辨是非的父母才会培养出爱憎分明的子女。

就像那个被教授性侵的高岩,曾经在母亲面前暗示过自己处境不堪,并说过不喜欢沈老师。可是同样为人师表的母亲却一顿教化,让她如何尊师重道,这样的教化直接堵死了她倾诉的勇气。

还有台湾的林奕晗,在她承受事件过程当中,她曾经问父母,家里为什么没有性教育?妈居然说需要性的人才需要性教育”年纪轻轻就勾搭老师,真骚”

她曾试图和父母一起看《钢琴教师》《安娜的小岛》等来探讨情欲的话题,但是反而被父母叱责了一顿。其实,这不过是一个正常的女孩探索和成长的过程。

她们父母的态度无疑成了让她们对世界彻底失望的催化剂。以至于除了死亡,她们已经无法在这世间找不到最后一丝心安的依靠。

就像《这世上真的有》的文章里说的:

你单纯善良,总觉得世间一切美好。

我当然也希望世界如你想象。

但是,很遗憾地告诉你,不是的。这世间有有魔鬼有失控的罪恶,很多你觉得匪夷所思的事,一直都在发生。

所以请你务必保护好自己。

有女儿的父母也都应该警醒反思,在现实生活中鼓励女儿有说不的勇气,培养女儿在面对不公时有反抗的能力。

而如果女儿遭到了侵犯,也要及时地与她站到统一战线。如同那个唱歌很难听却只管放松唱的小女孩,面对别人异样的眼神,她的妈妈在尴尬了几秒钟后,最后选择了不去打断她的歌声,而是和她一起唱一样。

这样的爱才是全天候原生态的伟大,如同李月亮说的—

不管是受到威胁,还是被熟人或陌生人侵犯,女儿,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千万别害羞或者自责,记住那绝不是你的错,我也绝不会因此看低你。

不管遇到什么坏事情,你只负责告诉我,而我负责保护你。无论如何,不许放弃自己。

有女儿的父母们,不要受太多性别管教的约束,不要有女孩这个身份为前提的说教。她们所接受的应该只是底线教育,在底线之上,她尽管可以像大树一样恣意生长。

蒋方舟说,任性是最被低估的美德。任性不是娇气、玻璃心,而是敢大声说不

遇到羞辱敢叫出声来,是一个女人基本的成熟。

end———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高岩

高岩,男,汉族,1965年1月出生,河北丰润人,1985年7月参加工作,198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东北林业大学毕业,大学学历,农业推广硕士。现任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委副书记,市长、市政府党组书记。

父母

父母fùmǔ(1)parents(2)父亲和母亲的总称父母者,人之本也。——《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记》曰:“士庶有人善,本诸父母。”——明·钱谦益《袁可立父淮加赠尚宝司少卿》(3)具有父亲和母亲作用的人(4)我们的第一位老师(5)我们的最好的朋友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