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建议明星一次吸毒终身禁演意味着什么?人大代表建议明星一次吸毒终身禁演背后的真相

日期:2021-03-01 20:12:4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607
脱口秀演员卡姆吸毒被抓,吸毒的明星为何这么多?6月3日,新京报记者从上海虹口警方处获悉,知名脱口秀演员卡姆因吸毒被抓。虹口警方官网显示,卡姆本名艾力卡木·阿斯克尔,于5月1日因吸毒被行拘十日。卡姆是笑

脱口秀演员卡姆吸毒被抓,吸毒的明星为何这么多?

6月3日,新京报记者从上海虹口警方处获悉,知名脱口秀演员卡姆因吸毒被抓。虹口警方官网显示,卡姆本名艾力卡木·阿斯克尔,于5月1日因吸毒被行拘十日。卡姆是笑果文化旗下艺人,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因《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等被人熟知。

毛宁、柯震东、满文军、张默、李代沫、高虎、宁财神、陈羽凡、房祖名……在娱乐圈里面,吸毒的明星,的确不胜枚举。在国内对劣迹艺人严格管控的当下,为何还有这么多人要去冒险吸毒呢?要知道,这样的做法一出,基本上意味着一点,他们的前途尽毁,可为何,依然有这么多人以身试法呢?这样的问题,的确值得思考与解剖,个人觉得,原因不外乎这些。

人大代表建议明星一次吸毒终身禁演意味着什么?人大代表建议明星一次吸毒终身禁演背后的真相(图1)

第一个原因:很多明星希望借此释放压力,寻找灵感。

根据此前很多人的解读,很多媒体的报道,很多深度人物的挖掘,不少明星都透露一点,之所以开始吸毒,是因为压力太大,所以,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减压。此外,若是一些很有才的人,则希望通过这样的举动寻找灵感。这样的理由,在娱乐圈里面,似乎还是很流行的。而这,或许也是卡姆深陷其中的原因之一。因为,作为一名需要给人带来笑料的艺人,他的确需要解压,也需要寻找灵感。但是,方式有很多种,吸毒肯定是不幸的。

人大代表建议明星一次吸毒终身禁演意味着什么?人大代表建议明星一次吸毒终身禁演背后的真相(图2)

第二个原因:在一些人眼中,吸毒跟纹身一样,是一种时髦与流行的展现。

在一些圈子里面,很多人吸毒,似乎也是一种风尚。或许,也是因为这样,很多娱乐圈的人,则是按耐不住的。一般的人,或许没有这样的经济基础。但是,艺人是很赚钱的一个行业,所以,他们的消费水平,是可以保持很高水准的。若是价值观被异化了,觉得吸毒、纹身是一种风尚的话,那么的确可能会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人大代表建议明星一次吸毒终身禁演意味着什么?人大代表建议明星一次吸毒终身禁演背后的真相(图3)

第三个原因:公众人物放松了对自身的要求,甚至是有些飘了。

从此前曝光的很多艺人来说,不少人的知名度,还是蛮高的。甚至可以说,是正当红的时候,然后,被抓了。这背后,这些艺人对自身要求的放松、放低,也是重要的原因。若是一直严格自律,不做违法的事情,那么对艺人来说,肯定是不愿意沾惹毒品的。可惜的是,一些人成名之后,的确容易飘,也容易放松自我,然后跌入万丈深渊,似乎也就不足为奇了。

第四个原因:公众人物的关注度更高,更容易被举报和更容易被关注到。

因为有很多的艺人吸毒,所以给人的感觉是,这样的圈子,似乎并没有那么干净。但其实,这样的圈子之所以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还是离不开两点。第一点,这样的圈子,关注度更高,一举一动,都容易被人关注;第二点,因为是公众人物,所以更容易被人发现,然后,类似“朝阳群众”一般的高手,也会盯紧这样的人物。

多位市人大代表建议强化论文匿名评审制度

新京报讯 (记者 邓琦 吴娇颖 黄哲程)1月14日,正在召开的北京市十五届人大三次会议上,多名市人大代表就端正科研学风、规范论文评审制度和优化学术评价体系提出建言建议。

代表们提出,目前已在国内核心期刊建立的匿名评审制度还有需要改进之处,应更加严格。同时,建议在科研领域大力度反腐,强化对科研资金的使用监管。

匿名评审制度还需改进

近年,对科研伦理的规范,和对加强学术不端的惩治,一直是学术界关注的热点。1月14日,多位市人大代表提出建议,认为应当对学术论文加强规范。

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认为,对学术论文应强化规范。期刊审稿机制应当在评审环节提高严谨性,推进实行严格的匿名评审制度。

张颐武表示,目前国内学术领域的审稿制度还需要强化。“为什么西方的一些学术刊物发表论文周期比较长,一篇论文往往需要经过两三年才能发表出来,就是因为有非常严格的审稿制度。”

据其介绍,目前国内一些核心期刊已经建立匿名评审制度,学位论文的审查也实行匿名评审制度。“这其中可能还存在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但总体来说,这一制度有利于学术规范的建立。”同时,他也表示,学术期刊也需要建立对审核稿件负责的机制。

需优化学术评价体系

张颐武还坦言,目前各个学科领域中,还存在大量的观点重复问题。“真正的学术创新或者有分量的研究太少,真正经得住考验的创意太少。”

“目前整个学术评价体系把步骤都定好了,大家按部就班的往上发展,就限制了科研和创造空间。”北京市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教授安雪晖也表示。

一名来自高校的市人大代表表示,目前的学术评价体系需要优化。学术评价体系和各种指标要求,像一个大指挥棒,比如,如果你想评教授,每年需要发表多少文章、出多少专著、做多少课题,都有指标,达到了才能考核过关。核心期刊和科研经费的蛋糕是固定的,大家为了完成硬性要求和指标,可能会通过其他方式和手段去争取,从而催生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我认为,学术评价体系需要更优化,核心期刊以及科研经费如何去分配,必须客观、公平、科学。”

她表示,目前各项制度都有,但是执行不到位。”在自然科学领域,评判一个研究成果是否构成先进性、是否有创新、是否造福于社会,只有同专业、同行业中的顶尖专家,才有资格来评判。”

建议1

“科研领域加大力度反腐”

安雪晖指出,在科研资金使用的监管方面,“应拿出目前在其他领域反腐的力度来反科学领域的腐败。”

他表示,一方面要倡导给科研人员松绑,让他们还有更多自主科研的空间,另一方面要加强监管,”让他们明白,你不是没有监管的。”

张颐武认为,学术共同体内部相互的批评声音目前还太少,学术批评不够强。

“如果按照正常的学术发展路径,学者们每隔4、5年就需要被别人、同行评价一次,那敢批评谁?大家就会想办法经营人际关系,因为谁都不能得罪,一定要抱个粗腿。有的人去参加学术活动,就是为了跟大家认识。”安雪晖说。

建议2

博士论文审核应更严格

对于数量较多的博士论文,北京市人大代表、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焦洪昌说,由于量大,不少高校在审核中不会细看内容,多数只查看刊发的刊物和数量是否符合要求,导致内容审核不够严格。

他说,从学校层面看,在核心期刊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是现在博士毕业答辩的一项必要条件,这个要求利弊参半。如果没有这项要求,很多在读博士可能不会真正用心去写作。

但与此同时,核心期刊的主编掌握了太大的学术权力,容易发生“权力寻租”,滋生腐败。

他还建议,在高校中推广设立学术道德委员会,专门负责校内学术道德问题的调查与处理。同时,建立事后追惩机制,发现问题立即审查,核实后追责处理。

新京报记者 邓琦 吴娇颖 黄哲程

人大代表建议启动“调整财政年度”调研前期工作,财政部答复

近日,财政部官网公开了多则该部对2019年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代表建议的答复。

其中,在7月19日公布的《财政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6324号建议的答复》(以下简称《答复》)中,财政部答复了全国人大代表降初提出的关于启动调整国家“财政年度”调研论证前期工作的建议。

财政部在《答复》中提到,降初代表在建议中客观指出了我国现行历年制预算年度与预算管理存在不完全匹配的问题,并对预算编制和预算执行产生的影响做出了分析,“所提建议很有针对性”。

对此建议,《答复》回应称,在预算法修订过程中,财政部曾会同有关部门反复研究讨论预算年度事宜,最终从修法成本和修法难度考虑没有作出调整,仍沿用原法第十条规定的历年制。

财政部在《答复》中指出,当时的主要考虑有:一是预算年度与公历年度不一致会造成财政数据与国民经济计划和统计数据的期间不一致,给财政分析和国民经济分析带来一定的困难,预算编制需要以统计数据为基础,故需要做大量的数据转换工作,甚至还可能要建立两套数据统计体系,会增加成本和降低效率。二是预算年度与公历年度不一致会导致与企业会计年度的不协调。目前,世界各国的预算年度,无论是实行历年制还是跨年制,与企业会计年度都基本保持一致,这是由于政府预算在运行过程中,必然要与企业发生各种,尤其是企业盈利的计量与所得税等税种之间有着十分密切的,保持预算年度与企业会计年度的一致性,对于企业管理和政府预算管理都是有利的。三是目前我国的《会计法》和《个人所得税法》《企业所得税法》《车船税法》等税收法律均采用公历年度,预算法如对预算年度调整,则会计年度、纳税年度等也需作相应调整,立法准备和实施准备较为复杂,适应成本较高,调整难度较大。四是根据宪法规定,各级人大在审查和批准预算草案的同时还要审查和批准上一年预算执行情况,而上一年预算执行情况只能在预算年度终了才能确定,仅仅改变预算年度仍存在不衔接的问题。

《答复》强调,为保障预算年度开始后至全国人大批准预算前的政府机构运转、完成工作任务和事业发展需要,预算法第五十四条通过进一步规定预算批准前各级政府的支出行为,明确了可先行安排支出的事项范围,既保障了政府支出需求,也规范了政府收支行为,强化了预算约束。在实际操作中,各级人大批准各级政府预算后,各级财政部门均按照法定时限下达部门预算,基本没有影响年度预算的执行。

《答复》称,“您在建议中提出,对我国财政年度的运行情况、存在问题、调整的必要性等进行宏观、综合和全面的调研、论证,提出制度性安排和系统性措施,启动调整我国财政年度调研论证前期工作,实行跨年制的财政年度,这些建议很有针对性、建设性,有助于从根本上解决预算年度不匹配的问题。下一步,我们将结合您的建议认真研究相关问题。对您提出的‘人大会召开时间提前至每年的12月初’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明确规定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于每年第一季度举行’,而且全国人大还需要审议政府工作报告、计划报告、两高报告,两会召开时间也属于我国长期政治生活中形成的政治惯例,需要审慎的从更高层面进行考量和决策。”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