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

日期:2020-08-07 15:31:2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584
李镇西:人间至痛与天地大爱(附张玉环前妻宋小女感人视频)【李镇西专栏】人间至痛与天地大爱(附张玉环前妻宋小女感人视频)昨晚本来很困,但临睡前看到的一条新闻,让我久久不能入眠。1993年12月,时年26

李镇西:人间至痛与天地大爱(附张玉环前妻宋小女感人视频)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1)

【李镇西专栏】

人间至痛与天地大爱(附张玉环前妻宋小女感人视频)

昨晚本来很困,但临睡前看到的一条新闻,让我久久不能入眠。

1993年12月,时年26岁的青年农民张玉环被指控杀害同村两名幼童,后以故意杀人罪被南昌市中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01年,南昌市中院做出终审判决,维持“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判决。2020年8月4日,江西省高院宣判张玉环无罪。至此,张玉环失去自由已达9778天,成为国内已知被关押时间最长的无罪释放者。

“9778天”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26年零九个月,近27年;意味着张玉环从26岁至53岁的青春岁月和壮年时光;

意味着他离家时大儿子4岁,小儿子3岁,而回家时两个孙子已经11岁、12岁了;

意味着两个儿子不但从小就失去了父爱,而且每一天都伴随自卑,慢慢长大;意味着慈祥的母亲坐在老屋前盼望着儿子回家:“我的儿子不可能杀人,我相信他,我要活着看到我被冤枉的儿子出来!”直到哭干了眼泪,直到风烛残年;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2)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3)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4)

意味着年轻的妻子面对突然的天塌地裂,不知所措,无依无靠,苦等多年而无望之后,为了两个年幼的孩子只好另嫁他人……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5)

一审判决书显示,张玉环曾在法庭上辩称自己是冤枉的,说自己遭到了吊打、蹲桩、用电击、用枪击打,以及警犬撕咬。在难以忍受的情况下屈打成招,被迫做出“有罪供述”。但南昌市中院认为,“张玉环辩称冤枉,纯系推卸罪责,不予采纳。”

可以想象张玉环在听到终审判决时的绝望与崩溃。然而,被判死缓后的张玉环没有停止喊冤,不停地申诉,经他自己寄出的信至少上千封,另外,托人寄出的信也有两三百封。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6)

“古往今来,谁都清楚杀人偿命,况且本案凶犯连杀两命,无疑罪应当诛……既然确认我是杀人犯,就应有证据、证人、证言,证据确凿,枪决我毫无怨言,如果没有确凿证据,就应依法判我无罪,恳请最高检察官们把此案查个水落石出,不要把我当一个替死鬼终身禁监,这是不公平的……”2002年,张玉环在一封寄给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申诉信中写道。

我在想,从宏观上,错案也许难以绝对避免,千分之一、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的冤案,当然是小概率,但对于一个人以及这个人背后的家庭,则是百分之百的灭顶之灾。所谓“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不幸的是,这粒“灰”落在了张玉环的头上,这座“山”压碎了他的家庭和他的人生。

苍天有眼——虽然这眼睁开得太迟了,失去自由9778天之后,张玉环终于走出了监狱,回到了家里。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7)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8)

然而,张玉环从一个风华正茂的小伙子,到年过半百的老人,已经84岁、形容枯槁的母亲认不出他了,已经身为人父的儿子认不出他了,两个孙子更不知道这个陌生的老爷爷是谁……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9)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10)

至亲相见不相识,人间至痛莫过此!

八年前探监后,宋小女再次见到张玉环。执手相看泪眼,还没来得及搭上几句话,宋小女就因激动过度而晕倒在家门口。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11)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12)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13)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14)

其实,那天早晨,为了能让张玉环看到自己最漂亮的形象,她换上了儿子给她买的新衣服,用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寻找一个让自己满意的发型,最后,她选择将两缕头发编成麻花辫分到脑后,用发卡夹住。这其实是一种很简单的编发,熟练的女生一分钟就能完成。但她总觉得不够满意,编了又拆,拆了又编……

8月5日上午,身体刚刚恢复,宋小女又来到张家村。时隔近27年后,两人的手再次握到了一起。这是媒体报道的他俩当时的对话——

宋:从你(被抓)走的那一天,我就是亲眼看见你坐上车。

张:是的,你还叫我回来。

宋:我一直等着你,因为我每次去看你,我总是这么的讲,如果是张玉环出来了,他肯定会拥抱我,我每次去看你都想拥抱你,因为这个拥抱,是埋在我心底的。你不拥抱不要紧,但是你知道,你欠我一个拥抱就可以了。你从1993年起欠我这个拥抱,一直欠到1999年,我嫁给了现在的老公。

张:我也理解。

宋:但是这个拥抱你要记得哦,你永远欠我的,是从1993年等到1999年的拥抱,你知道就可以了。

张:……我一个(人)从年轻人现在变成了一个老头回来。……

其实,张玉环是很想拥抱宋小女的,但担心她的身体,只好强忍住内心的情感,没有和她拥抱。

终于重逢了。然而,破镜却无法重圆。27年前恩爱的小两口,却再也不是夫妻——她已经不再是他的妻子,而她思念了9778天的张玉环如今也只能是她的“前夫”了!

当初,因为老公“杀”了本村的两个幼童而被判死缓,宋小女不敢和两个儿子在张家村生活,于是她只好带着孩子辗转于娘家和几位亲戚家,这家待两个月,那家待两个月,过着一种流浪生活。摆摊卖菜、去深圳餐馆洗涮餐具……后来实在撑不下去了,她不得不嫁给了现在的丈夫,但宋小女提了两个条件:第一,要无条件对她两个儿子好,二是无论她什么时候想去看望张玉环,他都不能拦着。2012年,宋小女和张玉环正式签署了离婚协议。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15)

面对无罪释放的张玉环,宋小女却不能再和他生活在一起,因为她现在的丈夫也爱着她,她也想在生活和情感上好好补偿一下丈夫,她说:“这些年,为了张玉环的案子,我亏欠他太多。我会加倍的去疼爱我的老公,因为他为我们三母子付出的太多太多!”应该说,她的丈夫也是一个有大爱的男人,在她最艰难的时候,接纳了她和孩子,理解和包容她对张玉环的情感。

本来美满的家庭,被冤案撕成碎片,但27年来,无论宋小女,还是她和张玉环的两个孩子,依然被爱滋润着,支撑着。

尤其让我感动的是,面对记者的镜头,宋小女表现出的对张玉环的爱,依然那么纯厚感人。

她对记者说:“他(指张玉环)还欠我一个抱。这个抱我想了好多好多年,因为从他走,我总想抱总想抱,特别是到他那里(看守所)去看他也没有抱,那次打电话也没有抱,我非要他抱着我转……哎呀妈呀(说到这里,她不好意思地捂住了脸),从1993年欠到今天,他应该抱,他应该抱我,我也应该抱他,要抱,真的……”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16)

看到这里,我眼睛湿润了。

无论怎样的不公,都阻挡不住这天地大爱。正是这份爱,支撑着张玉环和宋小女还有他们的亲人,走出了黑暗,迎来了今天。

但天地大爱并不能消融人间至痛。

张玉环出狱了,律师正在帮助他申请国家赔偿。可我的心并不因此而平静。

张玉环的冤案是如何形成的?当年对张玉环实施6天6夜刑讯逼供的人是谁?他们理应受到严惩——说实话,我真不相信,在社会主义国家的司法部门会有我在电视剧看到的黑暗。即使不是故意构陷的其他办案人员,渎职也应该受到追究。对于主持这件案子的领导来说,哪怕你是无意错判,也应该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而不能依然身居原职,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对此,南昌市中院应该有所回答。

张玉环等待着,宋小女等待着,他们的亲人等待着……

我——一个共和国的公民,也等待着。

三个被改变的家庭 | 江西张玉环杀童案26年后再审

被羁押26年8个月后,江西张玉环杀害2名幼童案将于明日(7月9日)上午,在江西省高院开庭再审。

1993年10月,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张家村,两名失踪的男童被发现浮尸于当地的一个小水库中。两天后,时年26年的村民张玉环被警方锁定为嫌疑人。1995年1月,南昌市中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玉环死缓,江西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

6年后的2001年,南昌市中院再次判处张玉环死缓。张玉环本人始终坚决否认杀人,称在刑讯逼供之下作出有罪供述。

多年申诉后,2019年3月,江西省高院决定对张玉环故意杀人一案进行再审。

江西省高院再审决定书

开庭在即,张玉环亲属对红星新闻记者说,相信张玉环无罪,希望法院能够公正判决。当年遇害儿童的家属则认为是张玉环杀害了自己孩子,一直希望判他死刑,“如果说他不是真凶,真凶又是谁?这么多年了,一定要有一个交代。”

两男童被抛尸水库 警方认定系他杀

26年前命案发生的张家村,系同姓宗族聚居的村落,距离进贤县县城仅有数公里。如今,多数人选择外出工作、居住,留守在村中的村民不多。

1993年10月24日,时年仅6岁的张某伟、4岁的张某荣忽然失踪。次日,两名儿童被发现死于村子附近的下马塘水库。

时隔多年,张某荣的母亲舒爱兰仍记得当初的情形。她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孩子失踪前,她在地里干农活,回来后发现孩子不见了,急忙在全村到处寻找,始终没有找到。张某伟的母亲刘荷花说,孩子失踪时大约是上午11时许。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17)

张玉环的弟弟张平凡在当年发现孩子尸体的水塘边

两名儿童失踪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村子,村民们都帮忙寻找,但一直没有找到。舒爱兰说,直到第二天上午,她听到了两名儿童浮尸于水库的消息,经他人告知,知道其中有自己的儿子。

平日里,时常有孩童到水库附近玩耍,因此,一开始没人想到这是一起人为制造的命案。大家都以为,两名儿童是在水库玩耍时不慎溺水而亡。亲属们已准备将遇难儿童下葬。

时任进贤县北岭林场医生的张幼玲,也是张家村人,平日里,他也给张家村的村民们看病。张幼玲回忆,听说孩子在水库被找到,他骑自行车赶到下葬处,掀开盖在尸体上的席子,他看到两名儿童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或掐痕,“当场我就肯定是他杀。”

张幼玲建议死者家属报案。随后赶来的民警经调查确认,两名儿童系他杀。

后经法医鉴定:死者张某伟、张某荣为死后抛尸入水,死者张某荣系绳套勒致下颏压迫颈前窒息死亡;死者张某伟系扼压颈部窒息死亡;死亡时间为1993年10月24日上午11点半。

被控因琐事杀童 同村男子被判死缓

两天后,村民张玉环被警方锁定为嫌疑人,并于1993年10月27日被收容审查。一周后,警方向受害者家属宣布破案,凶手是张玉环。同年12月29日,张玉环被正式逮捕。

两名遇害儿童的家属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他们家与张玉环家是邻居,平日里关系不错,两名孩子时常与张玉环的两个儿子一起玩耍,两家也时常走动,他们根本不敢相信“是张玉环做的,他有什么理由做呢?”

根据进贤县警方的破案报告,张玉环进入警方视野,是因为警方在走访了解案情时,发现张玉环神情紧张,不停地两手搓擦;此外,张玉环左手背部还有几道条状带血伤痕;警方询问时,他言辞推诿、支支吾吾。

1995年1月26日,南昌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判决书内容显示,法院经审理查明:1993年10月24日上午10时许,张玉环用板车拖禾草回家,见同村村民张国武的6岁儿子张某荣,及张健飞的4岁儿子张某伟在其屋檐下玩,将阶檐上的土往下面扒,即上前对张某荣脸部打了两巴掌。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18)

1995年一审判决书

判决书称,张某荣被打后,反手朝张玉环手部抓去,将张玉环的左手背部和食指根部抓破流血;张玉环心中气愤,便将张某荣拉至其兄弟的房间内,对张某荣进行殴打,而后用麻绳套住张某荣的颈部,将其勒死。

判决书还称,此后,张玉环走到屋前,见张某伟还在自己屋前玩,害怕其罪行暴露,又起了杀害张某伟灭口之恶念,于是将张某伟拉至其兄房内,用手掐住张某伟的颈部数分钟,将张某伟活活掐死,后用杂物掩盖两具尸体。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19)

1995年一审判决书

“当晚,张玉环趁天黑下雨之机,将两具尸体装进一麻袋内,用板车拖至晒谷场,尔后,分别将张某荣、张某伟两具尸体背至下马塘水库,抛入水库中,还将装尸体的麻袋抛入水库中。”判决书中称。

因犯故意杀人罪,南昌市中院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同年3月30日,江西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2001年7月,南昌市中院第二次一审后宣判,仍然判处张玉环死缓。2001年11月,江西省高院作出裁定,维持原判。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20)

2001年第二次一审判决书

男子喊冤26年 江西高院决定再审

根据案件资料,张玉环杀童案共进行了4次庭审,张玉环本人作了6次笔录,其中,有两份笔录承认杀人事实,笔录时间分别是1993年11月3日、1993年11月4日。

进贤县警方在破案报告中称,张玉环招供系警方“耐心细致的法律宣传教育和强大的政策攻心和思想感化”的结果。

原审判决称,张玉环左食指和右中指的掌指关节背侧的伤痕,手抓可形成,与张玉环供述其左手手背被被害人张某荣抓出血的供述吻合。张玉环手上的抓痕,成为认定其有罪的主要证据。

当年的多次庭审时,张玉环始终在法庭上辩称自己“冤枉”,称是在警方刑讯逼供下作出有罪供述。判决生效后的二十余年间,张玉环也始终在狱中喊冤。

张玉环的哥哥张民强多年来一直在帮助弟弟申诉。他说,“当年我也认为是他一时糊涂把人杀了,那他应该枪毙,在一审时期我也很生气,后来是二审律师阅卷后,告诉我没有证据证明张玉环杀人。”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21)

张玉环手写的申诉状

张民强介绍,每一次前往会见弟弟,他都哭着说自己是冤枉的,没有杀人,希望家人帮助他申诉。红星新闻记者获取了多封张玉环在监狱中手写的信件,这些收件人中,有自己的母亲张炳连、两个儿子、弟弟张平凡、前妻宋小女等,还有写给司法机关的申诉信件。

张玉环的再审辩护律师尚满庆认为,该案存在多处疑点,例如,物证缺乏鉴定,无法直接证明张玉环作案,无法排除其他可能性并形成证据闭环;全案仅有的两份有罪供述之间存在很大出入;江西高院终审时没有律师为张玉环辩护,涉嫌程序违法等。

2017年8月,张玉环向江西省高院递交了刑事申诉书,请求法院立即启动再审,依法改判其无罪。2018年6月,江西省高院决定对该案立案复查。2019年3月,江西省高院决定对张玉环故意杀人一案再审。

明日(7月9日)上午,该案将在江西省高院开庭再审。

三个被改变的家庭 双方均要求公平公正

7月6日,张玉环前妻宋小女带着两个儿子张保仁、张保刚,从福建回到张家村,等待再审开庭。“我是必须要回来的,怎么样也要回来。”宋小女说,母子三人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天。

宋小女对红星新闻记者说,死去的两个儿童她都熟悉,三家是相隔不足百米的邻居,“当天听说两个小孩失踪时,张玉环吃了晚饭后还曾帮着一起去寻找。我们家也有两个小孩,他不可能会做那个事。”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22)

张玉环以前居住的老房子

案发时,张玉环的两个儿子分别5岁、3岁。案发后,宋小女时常往当地政府奔走,希望给张玉环找到一个“公道”;1999年,宋小女改嫁。

“我去看守所里告诉他我改嫁的事情。他哭了,说‘我是冤枉的,你要等我’。但我真的坚持不住了。”宋小女说。

在张玉环大儿子张保仁的印象中,父亲出事之后,同村的小孩都说兄弟俩是杀人犯的儿子,孤立他们,“我没有埋怨过父亲,我很小的时候曾想过长大后考律师,我要为父亲辩护。”父亲出事后的26年间,兄弟俩从未去探视过父亲,对父亲已经毫无印象。

“我去见他,我难受,他也难受。”张保仁说,“我大伯经常会去探视父亲,我就跟大伯说,跟爸说我们兄弟俩很好,你放心。”

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意味着什么?张玉环前妻回顾26年过往时间过程详解(图23)

张保刚在家门口翻看手机上有关再审的新闻

张保仁、张保刚说,两兄弟都很早辍学了,后来出去打工,“如果父亲没有出事,这个家不会散,我们兄弟俩的前途可能也会不一样。”

同样被改变的,还有两名遇害儿童的两个家庭。

张某伟的母亲刘荷花说:“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好,几次我都想死掉,活着没有什么意义。”儿子遇害后不久,全家人从村里搬走,后来她又生了两个孩子。知道张玉环案再审的消息后,刘荷花说,“我好难受,天天睡不着,天天想这个事。”

张某荣的母亲舒爱兰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儿子遇害第二年,他们全家人也搬离了村子,“去外面打工比在家里好受点。”

两名遇害儿童的家属均称,他们认为张玉环就是凶手,“如果不是,公安为什么只抓了他?他杀了我们孩子,我们一直希望判他死刑。如果说他不是真凶,真凶又是谁?这么多年了,一定要有一个交代。”

张玉环的儿子张保仁则说,相信张玉环无罪,希望法院能够公正判决。

红星新闻记者 王勤 王剑强 张倩 发自江西南昌

江西张玉环案8月4日再审宣判,此前出庭检察员建议改判无罪

7月28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张玉环的申诉代理律师尚满庆处获悉,他当天收到江西高院的出庭通知,称该院受理的张玉环故意杀人再审一案,定于2020年8月4日下午16时在江西高院第四审判庭公开开庭宣判。

此前的7月9日上午9点,江西高院开庭再审张玉环故意杀人申诉一案,经历一个上午的庭审,合议庭宣布择期宣判。

法庭上,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发表出庭意见,建议改判张玉环无罪。出庭检察官称,原审认定的物证证明力不足,首先不能证明麻袋系抛尸工具,由本案证人张朋飞等四人在发现尸体的水库旁打捞的麻袋和在张玉环家中提取的麻袋,打补丁的方式不尽相同;且张玉环衣服上的麻袋纤维也不具有排他性;此外,也不能证明麻绳系作案工具,仅有张玉环的第二份有罪供述对此提及,三份物证都不能直接证实张玉环实施了犯罪行为,因此本案无任何客观证据。而张玉环的两份有罪供述,前后矛盾,在作案地点、手段、抛尸时间等重要环节存在重大差异,真实性存疑。原审判决仅以一份有罪供述定罪,先供后证,与事实不符。综上,建议法院改判无罪。

张玉环在最后陈述中再次重申冤枉,称口供是在刑讯逼供下作出,超过26年的牢狱让他妻离子散,恳请法庭还他一个公道。

澎湃新闻注意到,张玉环被羁押的时间总计为9700多天,超过26年。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1993年10月24日,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凰岭乡张家村男童张磊和张翔被人杀害,3天后,邻人张玉环被警方定为嫌凶。被带走后的1993年11月3日和11月4日,张玉环作出了全案仅有的两份有罪供述。

南昌中院第一次开庭审理该案时,张玉环辩称冤枉,称是公安局逼打招认的。1995年1月26日,南昌中院一审判决认定张玉环用手卡、绳勒、棍打的方式将邻居家两男孩杀害并抛尸水库,犯故意杀人罪。该判决中,南昌中院认为该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罪行严重,但根据案件具体情节,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审判无律师为张玉环辩护。

因不服判决,张玉环上诉。1995年3月30日,江西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此后,案件陷入了长达数年的停滞。

时隔六年半,2001年11月7日,南昌中院重审判决再次认定该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作出了和原一审判决相同结果的判决。

张玉环仍然不服,再次提出上诉。2001年11月28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裁定书显示,江西高院认为该案基本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且裁定书中并未显示有律师为张玉环辩护。

入狱后,张玉环仍然不认罪。他的大哥张民强告诉澎湃新闻,张玉环在狱中每周都会手写一封申诉信,向各级司法部门讲述冤情,最终成功寄出的信件数以千计。高墙之外,张家人也持续申诉。

张玉环的申诉代理律师在查阅案卷材料后向澎湃新闻总结出该案的多个疑点:物证缺乏鉴定,无法直接证明张玉环作案,无法排除其他可能性并形成证据闭环;全案仅有的两份有罪供述之间存在很大出入;江西高院终审时没有律师为张玉环辩护,涉嫌程序违法。

王飞指出,依照终审时适用的1997年起实施的《刑事诉讼法》第34条第三款规定,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死刑而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应当指定承担法律援助义务的律师为其辩护,“死刑案件却没有律师辩护,属于重大程序违法。此外,张玉环被认定杀死两个孩子却未判死刑立即执行,判死缓明显是留有余地。”

经过多年申诉,2019年3月1日,江西高院对张玉环案作出再审决定。再审决定书显示,江西高院认为张玉环提出的申诉理由符合重新审判的条件,决定由江西高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