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什么情况?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情况

日期:2020-08-07 13:31:4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479
对话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他比我更需要家人陪伴8月4日,被羁押9778天后,张玉环被江西省高院宣告无罪,回到进贤县的家里。他见到了阔别26年的前妻宋小女。因为过于激动,宋小女一度晕倒。在接受

对话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他比我更需要家人陪伴

8月4日,被羁押9778天后,张玉环被江西省高院宣告无罪,回到进贤县的家里。

他见到了阔别26年的前妻宋小女。因为过于激动,宋小女一度晕倒。在接受采访时,已经50岁、皮肤黝黑的她笑中带泪,对着镜头说,张玉环欠她一个期待已久的拥抱。

这个画面令很多人为之动容。张玉环出事后,宋小女曾多次去狱中探望,并坚持为他申诉。1999年被查出癌症后,为了照顾年幼的儿子,她选择改嫁。

张玉环回家这天,宋小女带着儿子和孙子回了进贤县的家。她没有等来那个拥抱,两人只是“握了握对方的手”。

今日晚间,宋小女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说,她打算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然后去福建陪伴现在的丈夫。“我也舍不得啊,但张玉环比我更需要家人陪伴。”

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什么情况?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情况(图1)

宋小女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 我们视频截图

“握手,也挺好的”

新京报:你说一直希望张玉环回家后给你个拥抱,这个愿望实现了吗?

宋小女:没有,我们最后握了握手。现在我和张玉环是家人、最亲的人。握手,也挺好的。

新京报:张玉环离家的这26年多时间里,你和家人生活是怎样的?

宋小女:1993年,张玉环被带走后,我开始一边打工,一边为张玉环伸冤,过得很痛苦。1999年我被查出宫颈癌,当时怕自己万一没挺过手术,留下两个孩子没人照顾。后来经人介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生活里的欢乐也多起来了。

这几年,我的朋友圈里,一半是与张玉环案件有关的各家新闻报道,一半是我和儿孙互动的影像。我们其实把苦放在心上,把快乐带给别人,如果你总是很痛苦,有谁会愿意帮助你呢?

新京报:为什么一直坚持帮张玉环申诉?

宋小女:因为我相信他没有犯罪,也念着他以前对我的好。我刚嫁给他的时候才18岁,不懂事、也不会做家务。两个儿子出生后,衣服没有一件是我买的。他出事了以后,感觉我们家的天要塌下来了,我也心甘情愿去帮他。

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什么情况?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情况(图2)

8月4日,张玉环回家后与家人合拍全家福。宋小女因住院,和大儿子未能到场。新京报记者 张胜坡 摄

“他比我更需要家人的陪伴”

新京报:张玉环回家后,你们交流过吗?

宋小女:他回家后,媒体的采访太多了,我们俩到现在还没单独聊过。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那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说,小女,你多吃点,吃饱了。

新京报:为什么要把儿子和孙子送到张玉环身边?

宋小女:我也舍不得。我和儿子过得都不容易,但比起张玉环,我们的生活还是好了太多。为了张玉环我可以割舍,他(张玉环)现在比我更需要家人陪伴。当年他没看到儿子长大,现在让他看看小孙子是怎么长大的。

新京报: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宋小女:这几天,我老公在电视上看到我激动,担心我的身体,准备出海回家后来看看我,然后把我接回去。

他也是江西人,很早就去了福建打鱼。我们现在离不开福建,但每年春节我们都会回江西看看。

新京报记者 王巍

9778天!无罪者张玉环回家了!

从南昌市监狱到进贤县凰岭乡张家村不过90公里,这段回家的路,张玉环足足走了近27年。

1993年10月,进贤县张家村两名男童失踪,随后被人发现浮尸水库。2天后,26岁的张玉环被警方锁定为嫌疑人,后来被南昌中院一审判处死缓。

在冰冷的高墙内,张玉环始终没有放弃自证清白,写下数百封申诉信。高墙外,他的家人也深信,一个老实的木匠绝不会对两个孩子痛下杀手。27年来,大哥张民强每周至少要跑一次法院。当年的妻子宋小女虽无奈改嫁,但帮助张玉环沉冤昭雪的心愿,却从未改变。

8月4日下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判张玉环故意杀人案,以“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张玉环无罪。

在被羁押9778天后,张玉环终于回到了家人身边,此时他已53岁。

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什么情况?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情况(图3)

昨日中午,张玉环(左三)和家人吃了27年来的第一顿团圆饭,左一为他的前妻宋小女

横祸

1993年10月,张家村两名男童失踪,随后被人发现浮尸水库。2天后,同村的张玉环被警方锁定为嫌疑人。

经过两次一审,南昌市中院于2001年11月判决认定张玉环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缓,后江西省高院裁定维持原判。

大哥张民强曾经质问弟弟:“是不是你做的?如果是你做的,你就应该接受惩罚。”

“不是我!”张民强至今还记得,当时弟弟的回答十分坚定。从那时起,他为弟弟踏上了漫长的申冤路。

每次去探监,张民强都会带着至少50个信封和邮票。他告诉弟弟,无论有没有回应,每周都要给相关部门写一封申诉信。张玉环在监狱内几次自残,张民强觉得写信能让弟弟看到希望。

张民强自己也没闲着,每周去一次法院是雷打不动的,其他各个部门他也是常客。

600多封申诉信从张玉环手中寄出,张民强寄出的也有300多封,然而几乎都石沉大海。

直到2008年,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检察厅的一份回复函,让两人看到了希望:张玉环,你的来信已收悉,根据有关规定,已将你的来信转往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处理。

张玉环说,这是他20多年来,收到的唯一一份带有公章的回函。

申冤

前妻宋小女,至今记得1993年张玉环被警方带走时的情形。

那天,张玉环去田里种小麦,宋小女则在家照看两个儿子。午饭时,张玉环反常地没有回家,有邻居告诉宋小女,她丈夫在村支书家吃饭。

宋小女抱着孩子刚走到村支书家门口,便看到了民警带走丈夫的一幕。

“我撕心裂肺地喊,他好像没有听到。”宋小女仍记得,当时她怕孩子站不稳摔倒,快速把孩子按趴在地上,随后发疯一般去追,但警车渐行渐远,她只看到丈夫登上警车的背影。

惊慌之下,宋小女到村支书家询问,村支书说张玉环只是去做笔录了。她稍微放下了心,因为那两个孩子遇到不幸后,村里所有人都去做过笔录,包括她自己。

彼时的宋小女万万没有想到,那就是她在村里见张玉环的最后一面,直到27年后,两人才在家乡再次相见。

“无论别人怎么想,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清白。”宋小女确信,张玉环绝不是杀人凶手,更何况是对两个稚嫩的孩子下手。

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什么情况?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情况(图4)

张玉环和宋小女年轻时的相片

宋小女与张玉环结婚时,年仅18岁。“我不会干农活,张玉环也不要我干。”宋小女说,她偶尔提出干些农活,也会被拒绝。

儿子出生后,张玉环对妻儿更是关怀备至。有一次张玉环买回了一斤肉,做熟后分装进3个碗,让宋小女跟儿子吃。宋小女让他一起吃,他拒绝了,“我在外面做木匠,常常能在雇主家跟着吃好的。”

丈夫被指控为杀人犯,那是宋小女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年,众人的非议,让她无法在村里立足。家庭一夜之间失去经济,她先是带着两个孩子辗转于亲友家,1994年她将两个儿子留在进贤,自己去深圳打工。

“当时说去当服务员,我连服务员是什么都不知道。”宋小女说,直到同事要她拿起纸笔帮客人点菜,她才发现不太识字的自己,根本做不了这个。最后,她被安排到后厨洗碗。

1997年,大姐夫打电话告诉宋小女一个善意的谎言,说张玉环重获自由了。满怀激动之下,她请求经理立即帮她买了一张飞回南昌的机票,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坐飞机。然而这张机票,换来的只有失望。

短暂陪伴了孩子两个月,宋小女再次到深圳,后来又回到南昌,找到了一份洗碗的工作。她向老板提出,每月少拿20元工资,因为每周一上午她都有自己的事要办。

此后的3年,宋小女每周一上午都要为丈夫而奔波。有人告诉她,闷头跑不如写申诉信,宋小女还记得,第一封申诉信,她对着字典写了好几天才完成。

一晃3年,丈夫的案子没有丝毫进展,宋小女的身体先出了状况,她查出了肿瘤。医生告诉她必须手术,为了两个儿子考虑,纵然放不下张玉环,她还是选择了改嫁。

婚前,宋小女向现任丈夫提出了三个条件:一是要对两个孩子好,二是想去见张玉环时不能阻拦,最后是每年都要去看张玉环的母亲。

改嫁前夕,宋小女去见了张玉环,两人痛哭流涕。那一年,她跟着现任丈夫去了福建。此后许多年里,她见过张玉环的次数不超过十次,但始终没有放弃为他申冤。

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什么情况?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情况(图5)

再审

为何家属申冤20多年无果?

张玉环案的代理律师、广东德纳(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尚满庆说,张玉环及家人一直是通过信访渠道,并没有通过正当的法律程序,所以案件一直没有进入再审程序。直至2017年他们代理后,才进入再审环节。

对此,张民强有些无奈,他说:“不是不想,而是能力有限。”

2017年,当王飞、尚满庆等律师处理另一宗案件时,曾到南昌短暂停留,和张民强见了面。看了资料后,几位律师就告诉他案子肯定有问题,他们约定次日一早到监狱见张玉环一面。

张民强记得,当时弟弟推门而入,一路小跑着来到他们面前。事后他才知道,有工作人员提前告诉了弟弟,有家属带着律师来看望,“他觉得又有了希望。”

2017年8月,张民强得到几位律师的答复,他们将正式接手张玉环案。

尚满庆说,当年他经过初步了解,就感觉案件存在问题。而张玉环的前妻和哥哥一直为其申冤,也打动了他们。

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飞则称:“虽然很累,申冤的路很长,虽然家属连基本的差旅费都支付不起,但在南昌监狱看到那双渴望清白和自由的眼神,无论如何都无法抵抗。”

王飞和尚满庆总结出了张玉环案的六大疑点:物证缺乏鉴定,无法直接证明张玉环作案,无法排除其他可能性并形成证据闭环,全案仅有的两份有罪供述之间存在很大出入,江西高院终审时没有律师为张玉环辩护,涉嫌程序违法等。

张玉环于1993年11月3日和11月4日作出的两份有罪供述,是该案定罪的主要依据,但两者之间在第一作案现场、作案工具、作案手法、藏尸地点等情节上存在诸多矛盾。尚满庆说,经过详细调查,他们发现该案确实属于冤案。

父子

昨日,坐在自家后院的柚子树下,30岁的张保刚不断腾挪凳子以躲避烈日照射。但他早在幼年时,便几乎失去了所有荫蔽。

宋小女远走深圳打工后,3岁的张保刚被送到了隔壁村的外公家抚养,而4岁的哥哥张保仁则留在了本村奶奶家。

“那小孩家里杀了人”“他的爸爸是杀人犯”,张保刚说,上学时总会有这样的话语传到他这里。更恶劣的是,后来哥哥曾经被同村的孩子打断过腿,甚至嘴里被塞过牛粪。

旁人异样的眼光,和同龄人的刻意躲避,让兄弟俩备感失落。但外公和家人仍然鼓励他们:“你们的父亲是被冤枉的,我们都相信。你自己要坚强懂事。”

7岁那年,外公去世给了张保刚沉重的一击,他和哥哥两人全靠奶奶抚养,生活愈发困难,“那样的情况下,自然而然有了埋怨父亲的情绪。”

奶奶靠着种地,以及宋小女在外打工的微薄收入,勉强支撑着两个孩子的生活起居。

“没饭吃就饿着,没衣服穿就在路上捡。我跟我哥经常穿女鞋,没有一条裤子是没破洞的。”张保刚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当时家里没有收入,但由于父亲羁押在案,他们得不到任何社会救济。

“8岁那年,我才第一次喊出了‘爸爸’。”张保刚记得,进贤县法院开庭审理父亲的案子,他和奶奶、哥哥一起前往法院陪审。

“我是冤枉的。”这是父亲看到兄弟俩后说的第一句话。随后,“他一边说话一边哭着想过来抱我们,但是警察拦住了,他过不来。”张保刚回忆道。

成年后,张保刚共探视过父亲5次,每一次他都记得非常清楚。探视时间半小时,父子俩先是坐下痛哭,然后聊一聊生活的近况。最后,父亲一定会强调自己是冤枉的,让他们多跑一跑。

尝试了所有能想到的办法,但事情还是没有转机,这种无力感让张保刚感到难受和委屈。

在他的内心中,一直有两个声音。一个声音告诉他,父亲是受害者,应该多体谅一些;另外一个声音则鬼鬼祟祟,崩塌的家庭是因父亲而起。

“这些年我也有了孩子,这才体会到父亲的难处。”张保刚说,二十多年的申冤路,如今父亲终于沉冤昭雪,他对父亲心生敬佩,如果那样的经历发生在自己身上,可能远不如父亲坚强。

拥抱

8月4日傍晚,在阵阵鞭炮声中,离开家乡近27年的张玉环回到了村子。

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什么情况?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情况(图6)

张玉环坐在母亲家的堂屋里

母亲张炳莲、前妻宋小女以及两个儿子,与张玉环紧紧拥抱在一起痛哭失声。这个拥抱,他们等待了9778天。

当年的老宅已经完全坍塌,回家后张玉环只能住在母亲家,不过,第一晚他根本没睡着。昨日早上不到6点他就起了床,他说监狱里即使是睡觉也会开着一个灯,在家里关灯睡觉他反而有些不习惯。

起床后,在儿子陪伴下,张玉环围着村子走了一圈。老宅里的树和尚存半截的墙长在了一起,空荡荡的房顶被茂密的树叶遮盖,瓦片铺满了地面。房里一个还剩两片木板的储物柜,勾起了张玉环的回忆,他说当年新婚家具都是自己一手打造的。

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什么情况?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情况(图7)

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什么情况?宋小女想把儿孙留在张玉环身边具体情况(图8)

张玉环的老宅已经坍塌破败

经过两个遇害孩子的家时,张玉环没有过多停留。他说自己不会主动与两家人见面,当年事发的水库,他也不会专程再过去。

昨日中午12时许,一家人围在饭桌前,吃上了第一顿团圆饭,张玉环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

26岁被带走,53岁重获自由,面对27年沧桑巨变,张玉环显得与现代社会有些格格不入。记忆中的拉绳开关不见了,想要开一盏灯,他尴尬地有些无所适从。

张保刚说,他已经和哥哥商量好,接下来一段日子,他会和哥哥轮流在老家照顾父亲,教他融入新生活。

宋小女则称,张玉环没能赶上两个孩子的童年,她希望张玉环能够在孙子和孙女身上,找回做父亲的感觉。这两天,她也没能和张玉环好好说上话,她会在进贤老家过几天团圆生活,之后再回到现在丈夫身边。

对于前妻的选择,张玉环十分理解。他说,前妻因为他吃了太多苦,只希望今后她能够幸福平安。

谈及今后的打算,张玉环说,他想靠自己的双手生存下去。原来的木工手艺早已荒废,他希望能够分给他几块田地,一边干农活,一边孝敬母亲。

:楚天都市报

记者:余渊 见习记者:曾凌轲 发自江西进贤

翟继光:张玉环或可获国家赔偿约458万

时隔26年,“张玉环杀人案”再审改判无罪。

8月4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原审被告人张玉环故意杀人再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最终以“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审裁判,宣告张玉环无罪。

自1993年10月27日失去自由起,张玉环已被羁押了9778天,是截至目前公开报道中被羁押时间最长的申冤者。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代表该院向张玉环赔礼道歉,并告知其有申请国家赔偿的权利。张玉环的代理律师则表示,将为张玉环提起约700万元的国家赔偿申请。

作为目前公开报道中被羁押时间最长的申冤者,张玉环能申请到700万元的国家赔偿吗?国家赔偿是否来自纳税人的钱?时代周报记者专访了中国法学会财税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翟继光。

时代周报:目前国家赔偿的标准是什么?

翟继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的标准,2019年职工日平均工资为346.75元。

《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抚慰金原则上不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的百分之三十五。

时代周报:作为目前公开报道中被羁押时间最长的申冤者,张玉环将提起约700万元的国家赔偿申请,他能申请到这么多吗?

翟继光:张玉环被羁押9778天,可以获得339万元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的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方面,根据抚慰金原则上不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的百分之三十五,具体到本案就是119万。两部分合起来,张玉环能得到的赔偿约为458万。

时代周报:国家赔偿的分配标准有哪些?张玉环的前妻宋小女能分到吗?

翟继光:《婚姻法》第十三条规定,一方因身体受到伤害获得的相关费用为个人财产。张玉环获得的国家赔偿可参照执行这一规定,应为个人财产。

但张玉环有抚养子女的义务,由于其两个儿子的抚养费均由其前妻负担,张玉环应负担一半抚养费,这部分应返还其前妻。

时代周报:国家巨额赔偿,用的是不是纳税人的钱?

翟继光:《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七条规定,赔偿费用列入各级财政预算。由于预算收入中的大部门于税收,因此也可以认为国家赔偿费用由全体纳税人负担。国家机关是为纳税人服务的,由于国家机关的过错而支付的赔偿金也应由纳税人负担。世界各国均如此。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